墨鱼世家

曾超越咸鱼荣获选咸比赛冠军

球球球球球球球球球球hhy不要再找到我更多的隐私了 微博上不了 只能在lof上放锦鲤

我把我整个的灵魂交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和因你而生的我不曾拥有的所有情绪。我用失败,困惑去贿赂你,我把你逼进无路可退,我用一百八十种方法去试探你、去验证你的真心。我想抱紧你,融化入你,想和你一起创作生命,一起热爱世界的美好与错杂。

老许这个人啊,还是那么让我心疼。明明自尊心特强的一个人,什么事都好胜的不可理喻,见小姑娘要把发青的胡渣剃掉、换上一身干净整洁的白大褂,他不愿意你看他挫败的样子。可正是这样的他,还愿意在小姑娘面前甘拜下风。愿意输给你,应该就是他最深沉的爱了吧。

你可以活得卑琐、活得肮脏、活得踉踉跄跄
但我一定要活得明媚、活得坦荡、活得高高尚尚

在交朋友方面我可是真真切切的笨拙 天天处于那种得过且过不是必要绝不社交的状态…一直以为一个人就可以过得很好 怎么说呢看到周围人一个个在社交 总觉得自己被孤立了。昨天暗潮汹涌磕磕绊绊地向上奥数课的同桌表示想和她认识 天知道我有多大的勇气 我知道了她叫陈婕是六班的学生 是个害羞又善良的人 她把想问我的返校时间写在纸上 在我看不清黑板的时候主动帮我抄题…
感觉有时候还是把这个社会想得过于善良或者…义气?滴滴和寿光的事情让我直接感受到了 有些人是不把你的生命当生命的 而你又不把别人的钱当钱 把别人的感情当感情 我认为这点我有发言权 从来没有“强迫”别人买过贵的东西 特别有一提的是一次在国外有个富二代想帮我买行李箱我婉言拒绝后他执意要买礼物我就带他用信用卡买了包薯条(。还是觉得啊别人的恩惠还是少收点 特别是以后没有能力或没有机会偿还的 不收为妙。

<Before Sunrise>

Warning:R18,ONSparo,不算be的be,不算背德的背德,没有注释也没有体现的for循环。

第一人称可以代入,也可以看作是“Ares气息的许墨xQueen气息的悠然”。(不是我,不是本人!)

「」中的是“我”写的书的内容,是以老许的第一人称写的,掺着“我”的感情和思考。

致敬同名电影《爱在黎明破晓前》,算是半个观后感。

我流废话很多,剧情很杂很乱也很少,车和心理活动很细很繁也很多。前四章是以前写的,后几章全是一天下午爆肝出来的,文风变化很大。

干货很少、私货很多。有借鉴,记得的出处都写在最后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不放在许墨tag里了。算是一个私心——圆一个暑假的愿望和一个ons的春梦(。)

私设如山,ooc如海。ooc是我的,老许也是我的。


“游进我的海湾吧,从此成为一朵忠诚的浪,一粒屹立的沙。让我们聚成同一条河流,蹦跳着汇江入海。”


⬇️⬇️⬇️由此开始

https://shimo.im/docs/kZP7I9618vIyelKl/ 

一条通往我隐秘花园的小径。

是伟大音乐派对教忠诚教徒
是自封故作深沉的鄙陋无知的画手写手
是热衷上个世纪黑白电影的伪影迷和痴迷外国文学(除日本文学)的拖延患者
法国文学jk文化英国历史和博尔赫斯使我快乐

许墨是我萨尔茨堡的树枝。
我翻阅赖兰图书馆的每本古籍,没有一个词比他的名字美丽。

真实觉得点赞朋友圈前先回消息是对别人最起码的尊重(。

一个不负责的ons脑洞

无数次幻想和他在某个雨夜的酒吧萍水相逢。凭着聊天几句的投机和研究人类的借口、或许还有私欲和被潦倒现状所扰的困顿不堪,两个落魄的肉体酣畅淋漓地做爱。


我把头枕在他的大腿上喘着气,侧着头问他:“人都会这样吗,在发生关系后无限茫然和感伤不可?”

“对呀,这是动物的本性,何况我们是一夜情人。”

我没听出他的语气暗淡无光,笑着调侃他说:“你就如此自信不会对我念念不忘?不会像个搜捕队的队长一样在失去我之后找遍城市的每个角落——尤其是酒店燥热的房间里——试图判断我是不是又去找了新的L‘Amant?”我为了迎合他特地在L’Amant上用了重音。

他眨眨眼,轻笑着刮了刮我的鼻子:“你真是罗曼蒂克得无可救药。”


接下来的夜晚我们聊人生与哲学、聊生活与现状、聊电影与书籍。我们从尼古拉斯凯奇聊到尼古丁聊到尼姑,分秒都不罢休。


在清晨看到第一抹曙光前,我们仍互相依偎。用着最亲昵的姿势去书写最后的篇章,去觊觎捕捉对方身上不为人知不足为奇的小细节:可以是他下巴刮胡子不小心留下的疤痕、或是脖颈后的一颗痣。

白天到了,偷情的情人最害怕日光。他要去异国参加一个重要会议,飞机订的是早上9点。

人们称之为“遗憾”。

我们不留联系方式不留家庭住址地诀别——这是我的建议,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使这个夜晚弥足珍贵。


我在很多个白昼里回忆起他,回忆起那个焦灼又幸福的夜晚,回忆起他分明的腹肌和柔软的唇瓣,回忆起那个身上裹挟着淡淡青草味的神秘男子、那个在谈及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尾调会微微上扬的人、那个有着造物者般的姿态对人类社会的发展极关心的理想主义者、那个我永远也见不到的一夜情人。


后来我的感情生活走上了正轨,思念变了态。再也不能明目张胆地放空自己,在脑内的私人花园里修剪属于他的苍天大树。我开始变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明知别人盗不走我的脑内所想,但还是会在每一个炙热的温存时想到他后而愧疚自责、在看到陌生人脖颈后的痣和下巴上的疤痕时被回忆鞭策得仓皇失措。我也曾问过自己后不后悔当初的决定——我们理应——就算是只为了仪式感,交换电话号码。然后在第一星期里每晚来电、第一个月里短信问候、第一个节日时互相祝福、第一年里断绝往来。

我每每想到会是这个结局时便感慨我的明智之选。


在我的暮年,没有了事业负担便开始了写作。写的第一本书即是关于他的那次一夜情——这个念头尾随我许久了。

被情缠身的那数个白昼我已记不清了。日光使各种色彩变得暗淡朦胧,五颜六色被捣得粉碎。但夜晚,那个战栗的夜晚,我还未曾忘记。那种比蓝色天穹还要深邃邈远,蓝色被遮在一切厚度后面,笼罩在世界的深处。我看天空,那就是从蓝色中横向穿射出来的一条纯一的光带,一种超出色彩之外的冷冷的融化状态。

本来也只是作为人生走一回的照面,竟出乎意料地在国内大卖。

我收到了许多读者来信,大多是问我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对ons的看法等诸如此类。我笑着回复他们说,文学作品中美站在道德观念之上,艺术中的虚假成分是近乎平常的。但也要切记一个作家的作品是她个人经历的写照。


有一天——我想那一定是个被和煦阳光普照的冬日午后 。我坐在乡间田野旁的矮凳上歇息,感慨这大自然的美妙绝伦。邻家的孩子屁颠屁颠跑到我身后叫唤:“奶奶,这有一封你的信!”说完递给我一个黑底的信封。

没有署名、没有住址——不像那些狂热的媒体和读者粉丝。上面写有四个大字“读者来信”,右下角嵌着一个花体的A。还没来得及调侃是哪个读者如此狂放不羁自信磊落,一种陌生的熟悉感扑面而来——像是夏日久违的凉风拂面。不得不说虽年纪大了,可我的敏感性却只增不减,我下意识地想到了那个人——那个浮在蜃喷出的云烟上的剪影一样的存在却如刀刻般铭心的人。

我小心翼翼地掀开信封背后的印泥,抽出里层的信纸。没料到上面只有用娟秀的小字写的一句话:

 “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夜晚,是我一生的开始。”

我爱他。他站在神的高度俯视着众生。不是冷漠—是清醒与冷静。